当前位置:首页
> 企业文化 > 员工文苑

二十二点半的地铁

时间:2021-08-24 信息来源:检测中心 作者:郝景仪 字号:[ ] 分享

二十二点半的地铁,大部分人都有了座位,温热的风,终于能轻轻地、静静地吹......

不知你是否做过二十二点半的地铁?不知你在这里是否观察过偶遇的过客?在这方寸的空间,每个人白天都经历着他们自己的故事。不经意的嘴角上扬可能是一丝心花怒放的甜蜜、泪眼迷离的失神可能是一种难以言喻的辛酸、不顾形象的酣睡也可能是一个白天辛苦的劳累,这是这个社会不断拖拽他们留下的点点痕迹。

我们小时候,还没有二十二点半的地铁,有的只是二十二点半下自习街边橘黄色的灯,只有自己的身影和自己作伴,但正是这样,短暂的休息才会愈加幸福。几十年悄然走过,我们都是灯光下孤独的过路人。现在奔波在人海中的我们,早就看到了这个星球的紧张。白天享受穿梭在大街小巷,也避免不了夜晚的彷徨。回家的那二十二点半的地铁,是我最享受的地方,躺下身子向后仰,沉重的、难过的,在这里都可以暂时放放,这种奔波中偶尔安静的沧桑,只存在这二十二点半的地铁上。

朝九晚五的状态是每个人最理想的工作,但除了工作,人还必须经营生活。每一个灯火通明的夜晚总有人在目光不及的地方暗自神伤,兼顾工作、家庭,照顾父母、儿女,成年人的压力总是不能一口气说完。在每天循环的角色里,迎着晨光出门,伴着星月回家,在公交上、地铁上,种种回忆跟着车子一起摇晃。二十二点半的地铁,是我几乎不失眠的地方,城市的夜顶在头上,人们沉默的经过它身旁,尽管它已千疮百孔,仍想在夜里笑得冷艳漂亮。

曾经做过这样一个梦,梦里的人们坐着二十二点半的地铁,他们不谈房子车子结婚生子,也不谈新闻旧闻闻所未闻,他们谈谈自己的爱好,谈谈宇宙里的星星,他们没有负能量和戾气,每个人都美好的像山间的清风。到站下车,他们看见一只火烈鸟像鸵鸟一样把头扎进了沙漠,发现茫茫大漠下面,是星辰大海。

二十二点半的地铁,终于每个人都有了座位,到了站、下了车,余下的路还有好长。不去想,管他呢,任微风轻轻吹在我的脸上。






【打印】 【关闭】
浏览次数: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