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
> 企业文化 > 文化之窗

记忆中的桑树与桑蚕

时间:2021-07-28 信息来源:财务管理部 作者:董 理 字号:[ ] 分享

传说中,我的老家平安峪村有一金蚕,在土山吐丝,在老山作茧,当地将蚕作茧俗称为“蚕老了”。村民把平安峪西北和东南的两座大山,形象比喻为蚕“吐丝”与“作茧”的模样,可见蚕在当时人们心中的地位,是多么不可多得的宝物。平安峪有大约七八百年的建村史,不知从何时起,人们开始种桑树喂蚕,并逐渐把它作为重要经济收入来源之一。

据有关记载,民国初期,村里刘姓办的两家缫丝厂就有缫丝机一百一十多台,年购蚕茧近四万公斤,可见当时养蚕缫丝是多么红火啊,也难怪人们把平安峪戏称为“小上海”。

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在村子周围的土地里,生长着一行行大桑树,行距和树距约有二三十米远,细小的树干一个成年人都抱不过来,粗壮的树干需要两个成年人手拉手才能环抱过来。桑树长有像大轮胎似的树皮,有的树干中间是空的,有的破了肚皮,但这丝毫不会影响树的生长。每棵树都有很大的轮廓,春天长满碧蓝的树叶,很少结桑椹,但结的桑椹是很甜的,这也是孩子们当时想猎取的果实。

人们对桑树爱护有加,尽管它会影响种地和长庄稼,但是用桑树叶喂蚕,收益更大。据说当时集体生产劳动,每个生产队耕种着一片土地,并管理着地里的桑树。到了春天,生产队里领到二十张左右蚕种,发给想养蚕的农户,一张蚕种也就十六开纸一般大小,是比牛皮纸厚些的土黄色纸,上面布满密密麻麻的蚕种,也就是蚕蛾子下的子,是有芝麻大小的圆形白点。农户拿回家后,就像神一样供奉,小心翼翼,甚至不允许小孩子大声说话,以免影响到蚕茧的生长。大约两三天后,就从白色圆点里爬出比蚂蚁还小的黑色蚁蚕,大人们用鲜嫩的桑叶剪成细条放在上面,蚁蚕开始吃桑叶。

最开始将蚁蚕放到使用荆条等条子编的浅边平底的筐子里喂养,这种筐子土话叫爬篮,在爬篮子里垫上一层桑皮纸,撒上一层桑叶,不用多长时间,桑叶就被吃光,蚕排的便把桑皮纸弄脏了,就换新纸。蚕不仅能吃而且长得很快,最开始在小爬篮里喂养,不几天就得换成大爬篮喂养,再大点就需要将家里最好的房间打扫干净,在里面打薄棚,就是用杆子架起高粱秸打的苇箔,再铺上桑皮纸,在上面喂养。

蚕在吃桑叶的时候,在近处会听到像唰唰的下雨声。

蚕最开始是黑色的,以后会逐渐变为白色。它吃一段时间桑叶后,就突然不吃不动了,进入休眠状态,实际这时在脱皮,一天后又猛吃起来,当地叫眠,第一次叫一眠,第二次叫二眠,以此类推,第五次不吃桑叶的时候它就吐丝作茧了,这时在苇箔上架起谷秸,把蚕放在下面,关上门,保持安静,蚕就爬到谷秸上吐丝作茧了。

据说桑叶的采摘,由生产队里统一安排,专人负责,开始几天採一篮子鲜嫩桑叶就够了,每家分一把就够喂的,以后逐渐加量,也不管老嫩,只要是桑叶就行,最后几天一家养的蚕能吃掉六七十斤桑叶。根据蚕的食量安排相应的人员砍桑,实际就是带桑叶的树枝子。早晨天刚放亮,砍桑的壮劳力就去地里砍桑,到八九点钟就砍回一担一百好几十斤的桑,每家养蚕户分一捆,先过秤,各家把纯桑叶採下来,把桑枝子再过秤,每天都这样,记录着每家的用桑叶量,同时也记录砍桑人的砍桑数量,来记工分。各家把桑枝子带回家,剥下桑皮,晒干生产队里统一回收,桑皮用来做桑皮纸,桑皮纸用来养蚕最合适,因湿了也不易破。桑枝子是很好的柴禾,有的留着过年下饺子烧。

蚕二三天就做完茧,尽管它要吐出四五里路长的丝,最后变成蚕蛹。出茧好像是喜庆的日子,因为忙活一个多月,终于有收获了,打开房门抱出谷秸,只见上面粘连着白花花的茧,急忙摘入筐子,倒入麻袋,一张蚕种能收七八十斤茧。要求必须全部上交公社。生产队根据每户上交的蚕茧、用桑叶量来给养蚕户记工分。

蚕茧对人们来说的确是宝贝,蚕吃桑叶剩的渣可用来喂猪,排的便晒干能卖钱,有药用价值,也可以用来填充枕头,不但舒适还能促进血液循环。茧能缫丝,能制成绫罗绸缎,蚕蛹更是一道美食。有时在谷秸里捡到几个遗漏的茧,放在纸盒上,过不了多久,从茧里钻出蚕蛾,白白的,有两个小翅膀,不会飞,公母交配后,母蚕蛾会下出一串串蚕子。

可惜的是那一棵棵大桑树,如今难觅踪迹,若留一片几十棵,也许是很好的观光景点。






【打印】 【关闭】
浏览次数: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